您所在的位置:廉潔長沙 > 以案說紀
外逃稅官25小時歸案背后
來源:廉潔長沙 | 發布時間:2019-04-24

追逃、勸返、審查工作齊頭并進,讓外逃之路成窮途末路——

外逃稅官25小時歸案背后

圖為2018年10月31日早7時,吳云被辦案人員押解回資陽區。 (資料圖片)

  “去年,從發現一名職務犯罪嫌疑人外逃到成功追回,我們僅用25個小時。”在今年4月初舉辦的全國追逃追贓工作培訓班上,湖南省監委委員熊文輝向來自全國各地的同行們分享了一個案例。

  熊文輝所提到的職務犯罪嫌疑人,系益陽市資陽區國稅局稅源管理三科原副科長吳云,通過中央和省市區四級監委合力,逃至越南的吳云,在25小時內被勸返并主動回國投案。

  吳云是如何走上歧途的?為何要外逃?又如何迷途知返?近日,記者來到益陽市資陽區進行深入探訪。

  年輕稅務干部受賄180多萬元,為逃避懲罰倉皇出逃

  1999年,18歲的吳云從學校畢業后,一直在稅務系統工作。2012年4月,年僅31歲的他調入湖南省益陽市資陽區國稅局稅源管理三科(大企業稅源管理科),隨后擔任業務副科長,可謂春風得意。

  但平靜的生活很快被打破了。

  2012年5月的一個下午,時任科長周小霆對他說:“晚上有一個大老板請我們科里的人吃晚飯,你們認識一下。”

  “當時很吃驚,桌上有龍蝦刺身、三文魚、帝王蟹,還有很多見都沒見過的海鮮,酒是上千元的陳釀,粗略合計一下要上萬元。飯后,老板還邀請我們去了本市最豪華的KTV唱歌,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放縱的快樂。”吳云至今還對那餐飯記憶猶新。

  吳云口中的老板,就是湖南省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東林某,其涉嫌從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和行賄等違法犯罪活動,已于今年3月被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。

  從那以后,林某隔三差五邀請吳云科室人員吃飯、唱歌,而且每次都選最高檔的場所。當年8月,林某還出資8萬元“旅游經費”,供全科室人員到重慶、成都、峨眉山等地游玩了十天。

  經過半年的互動,大家相處得“其樂融融”,林某也適時提出了擴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數額的想法。“我們天天這么喝酒也沒什么意義,不如收一些錢來得實際。”科長周小霆、副科長吳云、科員周勁松和林某一拍即合,決定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,按票面數額抽取一定比例“管理費”的方式來收錢,然后三人平分。

  2012年11月,吳云收到了人生中第一筆賄賂。“也許是做賊心虛,為了尋求一點心理安慰,我特地約在晚上八點見面。林某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上了我的車,說這是上個月的費用33萬,你收好。”吳云回憶,“當時心里毛毛的,忐忑地接過塑料袋,我捧著這袋子錢在車里想了許久。回到家里,妻兒已經睡下,我將這些錢放在茶幾上,人坐在地板上癡癡地望著。‘現在收手還來得及’‘這可是真金白銀呀’……做了十幾分鐘的思想斗爭,最后,貪婪戰勝了理智,我做出了這輩子最錯誤的選擇:收下這筆錢!”

  有了第一次,就順理成章地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同時,“成功經驗”還多次“復制”到了其他的老板身上。經查,從2012年11月收到第一筆賄賂到2016年11月調離稅源管理三科,吳云以“管理費”的名目受賄180多萬元。

  “在林某的身上,我真切感受到錢都是大風刮來的感覺,我的人生觀、價值觀發生了十分微妙的變化,人漸漸飄飄的,覺得這才是我應該過的生活。”吳云交代自己思想變化的經過。

  錢來得太容易,吳云覺得很刺激,整個人都飄起來了。從2014年開始,他迷上了賭博,除網絡賭博外,還專程去澳門賭博。老板們送的錢不夠,他又去借高利貸,僅兩年時間因賭博欠下的高利貸就超過了300萬元。

  “追債的人經常找上門,我拆東墻補西墻,透支信用卡,還是還不上。”“因為賭博,不顧家庭,妻子與我離了婚,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。”“父親為了我,不僅賣掉房子湊了100多萬元給我還債,還四處求人借錢。”吳云在惶恐與后悔中度日如年。

  “天羅地網”25小時“網”住外逃者

  “2018年5月,前局長吳立被留置,周小霆等人相繼被調查,當時我賭博還欠債200多萬,在案件和債務的雙重壓力下,我選擇了遠走他鄉,以逃避懲罰。”吳云在護照被單位統一收管的情況下,通過偽造相關文件重新辦理了護照,于2018年10月23日私自出國前往越南。

  吳云出逃當天,所在單位領導發現他未到崗上班,馬上與其電話聯系,卻一直無法接通。了解到相關情況,資陽區監委即刻成立專案組,決定對其立案審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10月29日16時許,專案組通過聯合公安機關采取技偵手段,發現了吳云的行蹤,確認其已逃往越南。

  “哪怕跑到天涯海角,也要一追到底。”熊文輝介紹說,外逃事件發生后,省市區三級監委工作預案立即響應,聯手拉開一張嚴密的追逃“天網”。29日18時許,益陽市和資陽區分別成立追逃領導小組,協調公安、稅務等部門參加對吳云的追逃工作,30日零點37分追逃人員就從益陽出發趕往廣西東興市出境口岸。省監委一方面派員直接參與追逃協調、追責調查等工作,一方面向中央追逃辦匯報情況,請求適時協調越南方面幫助開展工作。

  追逃在緊鑼密鼓地開展,勸返工作也一刻沒有停歇。專案組擴大調查走訪范圍,從吳云的親人朋友著手,在第一時間獲取了他的行蹤軌跡、思想動態、矛盾糾紛等信息。在了解到吳云經過親人朋友的勸說,思想發生動搖的情況后,辦案人員立即趁熱打鐵,通過微信與他視頻通話,以案釋法,面對面舉例說明在逃人員主動投案與被強制遣返、緝捕歸案之間受處罰力度的明顯區別,政策攻心、法律威懾、親情感召三管齊下。

  “唉,終究還是回來了!”2018年10月30日,吳云從越南海防市入境,他回頭望了望夕陽余暉下的國門。外逃時很急切,回來時很安定。

  “各位領導苦口婆心地做我的工作,還到家里請我的父親和我通話,在組織的關懷和親情的感召下,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,我決定回國投案。”吳云從越南回國后,一直守候在入境口岸的追逃人員連夜開車將他帶回益陽。

  10月31日7點06分,吳云向資陽區監委投案。從發現吳云出逃越南,到成功勸其入境與追逃人員匯合,通過各方努力只用了25小時。

  2019年1月7日,吳云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,并以涉嫌受賄罪和徇私舞弊發售發票罪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
  “接受賄賂后,又染上了賭博惡習,導致家庭破裂,父母老來無依。”“靜下心來想,深感對不起組織,對不起家庭、父母、妻兒。”2012年以來的這段揮霍生活,對吳云來說就是黃粱一夢,夢醒后,現實是非常殘酷的。“80后”的吳云是家中獨子,現在正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時候,家里的頂梁柱因嚴重違紀違法被查處,一個家庭基本上就塌了。

  “此次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吳云歸案,主要得益于各部門的通力合作、科學調度,追逃、勸返、審查工作三路齊頭并進,各方統籌作用得到最大程度發揮,形成了強大工作合力,對吳云形成了強大震懾。”熊文輝告訴記者。

  作為反腐敗斗爭的重要一環,追逃追贓力度只會越來越大。從29日16時許確認吳云外逃,到30日17時勸返其回國投案,這是中央、省、市、區四級追逃辦快速反應、高效聯動、合成作戰的工作成果,是集中各方優勢打出的一場漂亮的攻堅戰,也是追逃追贓工作深入推進、監察體制改革制度優勢不斷轉化為治理效能的生動實踐。(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何文 吳哲)

編輯:羅希特
浙江6十1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