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廉潔長沙 > 清風文苑
來源:廉潔長沙 | 發布時間:2019-07-29

  連續幾天的陰雨,心情有些煩悶。稍稍開了天,太陽還沒有完全出來,就和友人一起到鄉下去采風。或許是外面的空氣好,或許是壓抑得有些久了,一到野外,心情隨著這風飛了起來。田野里的稻穗正揚著花,綠色的稻尖上飄著一層淡淡的白色細花,微風吹過,漾起陣陣漣漪,送來絲絲暗香;道旁不知名的花兒也在競相開放,或紅或紫,或黃或粉,似在爭著這久雨的初陽。

  心慢慢地靜下來了。來到一處水渠邊,看見渠中飄著些浮萍,本來不太流動的渠水在萍下顯得更加平靜,渠旁的樹影映在水中,水也更加深邃了。其實不應該叫深邃的,因為這水實在有些黑,不能見底,所以像深一般的;而渠上建起了幾座橋,水泥橋面,兩邊是石欄桿,欄桿上也沒有雕花什么的,并沒有韻味;唯有渠旁的梧桐樹還是一道風景,樹冠高高地蓋住了渠,梧桐花落,花粉也飄在渠上,使渠水愈加渾濁。

  不知不覺中,心情也再一次郁悶起來。友人始終都是燦爛的,他早已沿著這渠,點著這萍,趁著這桐蔭而去,尋找他的快樂。我卻繞開這渠,信步前行,如一個茫茫綠野中的行者,似有目標,又沒有目標,似在追尋,又沒有追尋,只是希望在漫步中發現點什么。

  無意中,來到了一處池塘。這是一處很小的池塘,在田野里,如果不是到了面前,還不能看到。池塘里一汪水,水不清,也不渾,一根枯枝擱在塘里,畫面如同一面古鏡幻出老秋,有些荒涼,也顯得池塘是有主人的,這枯枝,必是主人故意放在塘中,不讓別人隨意下水的提示了。塘邊還有一蓬蓬的蒿草,幾棵松樟。突然,一支荷躍入了我的眼簾,只一支,走近一看,才見到了兩片荷葉。荷葉和荷花都是長在池塘邊上的,并沒有長在水里,所以,葉也顯得有些黃,有些憔悴,但絕沒有枯的,也沒有折下來。那支荷花,竟在這蓬蒿草中挺了出來,獨獨地挺了出來,沒有扶持,沒有襯托,在池塘邊的草叢中默默地挺立著,雖然顯得孤獨,但是那么執著,那么精神,那么地讓人喝彩和心醉。

  這是一支已經開放的荷花,花瓣已變得粉紅,也有些耷拉,花瓣中的蓮蓬也即將迸出來,蓮蓬是淡黃色的,十分嬌嫩,蓮蓬上灑落了點點粉兒,讓人不忍上前去輕拂她,生怕驚落了那粉色的夢。是的,蓮蓬原是花瓣包著的,或許也是在孕育,是花在孕育,蓮蓬長大了,她要撐開花瓣露出來,有點像蝴蝶破繭而出。

  是的,這是一支孤獨的荷花,她在這池塘邊,在這蒿草叢中,獨自開放,沒有人來欣賞她,也沒有人來打擾她,甚至連一只蜻蜓都沒有來和她作伴,而她依然在這里孕育著她的希望,守候著她的夢想,吐露她的芬芳,展現她的豐采;是的,這支荷花定有過她的熱烈,她的激情,或許還有暴風驟雨時她的狂野與興奮,如此看來,這支荷花,又何嘗不是一種生命的力量!(保稅物流紀工委書記 王湘)

編輯:羅希特
浙江6十1查询结果